律師披露“337”調查中國鋼企勝訴過程

2017-04-28 來源:新浪財經

備受各方關注的美對我輸美鋼鐵發起“337調查”案件,在經過雙方11個月的“刀光劍影”博弈較量后,漸趨明朗。

2017年2月27日,經復審反規避訴點后,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決定推翻行政法官終止反規避訴點的第46號令,將反規避訴點發回重審,意味著關于反規避訴點的調查將重新走回到證據交換等程序中。

2017年3月24日,委員會決定不對行政法官終止商業秘密訴點的第56號令進行復審,商業秘密訴點的調查正式終結。

2017年4月20日,委員會就反壟斷訴點的復審舉行開庭審理口頭辯論。

歷經11個月,中國鋼鐵行業遭遇的首次337調查暫告段落,記者采訪了代理寶鋼進行商業秘密訴訟案的美國科文頓律師事務所合伙人(Covington&BurlingLLP)冉瑞雪。


悍然發動的“調查”

2016年5月26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USITC)宣布對中國輸美碳鋼與合金鋼產品發起“337調查”,調查共涉及寶鋼、首鋼、武鋼等中國鋼鐵企業及其美國分公司共計40家企業。冉瑞雪律師介紹,這是美國首次對中國鋼鐵產品發起“337調查”。根據該調查程序,美方一旦裁定企業有違規行為,相關產品或被永久禁止進入美國市場。對此,涉案中國企業嚴陣以待。案件共涉及三個訴點,即商業秘密、反壟斷和反規避調查。

在2016年5月26日的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聲明中,美國鋼鐵公司指控上述企業在美國合謀修改產品價格并控制產量和出口量,非法獲得并使用美國鋼鐵公司商業秘密和使用虛假原產地標識,違反了《1930年美國關稅法》第337條款,要求啟動“337調查”,發布永久排除令、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冉瑞雪律師披露,美國鋼鐵公司指控的涉案產品:碳鋼和合金鋼基本涵蓋了中國鋼鐵產業所有輸美產品。原告就中國鋼鐵企業依靠中國鋼鐵協會“合謀操縱”產品價格和出口量(“反壟斷訴點”)、標記“虛假”原產地以規避美國雙反稅令(“反規避訴點”)以及中國鋼鐵企業通過所謂中國政府黑客攻擊而“竊取”原告先進高強鋼的技術秘密(“商業秘密訴點”)等三個訴點,提出起訴。其中,反壟斷訴點在美國“337調查”中極為罕見,最近的一起類似案件是1978年日本鋼管調查案。反規避訴點也極少見于美國“337調查”。而商業秘密訴點原告訴稱涉及所謂中國政府“黑客行為”,政治上極為敏感。據悉,涉案的40家鋼鐵企業,受到的指控不盡相同,有的三項全部涉及,有的部分涉及。而寶鋼就是三項訴點都涉及的鋼鐵企業。


捍衛尊嚴的反擊

近年來,中國鋼鐵因為在國際市場上具有競爭優勢,已經引發了歐盟、北美、南美等多個地區的抵制。2014年,14個國家和地區對中國鋼材產品發起21起貿易救濟調查;2015年,這一數字上升到了37起。從此前頻繁的“雙反”調查到如今的“337調查”,中國對美國的鋼鐵出口逐漸受到限制。“雙反”調查的后果是征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而337調查裁定的是禁止令和排除令,意味著有可能永遠失去美國市場。為此,中國企業紛紛奮起反擊,以寶鋼積極有效的法律抗辯行為最為代表。

對于商業秘密訴點,在案件之初,寶鋼方的代理律師團隊科文頓,首先迫使原告美國鋼鐵公司,將起訴書中指控的除寶鋼之外的其他中國鋼鐵企業,排除出商業秘密訴點,解決了寶鋼之外的其他鋼企的后顧之憂。科文頓除了擔任寶鋼的代理律師,也是全案的牽頭律所,同時負責協調鋼鐵行業的應訴包括反壟斷訴點的應訴。

針對指控中的盜取商業機密,冉瑞雪表示,寶鋼通過美國“337調查”證據交換程序提交了大量的證據材料證明其獨立研發相關涉案產品,而且寶鋼的十三位事實證人(主要為技術團隊)在香港和紐約長達11天的庭外取證中,回答了美鋼律師提出的種種問題,成功地捍衛了寶鋼的技術尊嚴。寶鋼律師還從美鋼獲得大量證據,結合案件的事實以及相關美國法律規則,提出了有力抗辯,致使美鋼主動撤訴。這些努力無疑為最終在商業秘密的訴點勝訴打下了堅實基礎。


三項指控“毫無依據”

冉瑞雪表示,在中美貿易戰風起云涌,中國鋼鐵出口在全球各地遭到抨擊的背景下,這一訴訟的關鍵性意義不言自明。美國鋼鐵公司方面多次利用政治因素手段,試圖影響案件正常審判。寶鋼律師奮力反擊。最終ITC行政法官方面所表現出的法治精神,讓她印象深刻。

冉瑞雪介紹,以往經驗表明,高度尊重調查程序和積極與行政法官溝通對打贏一場官司非常重要。在美國,行政法官在“337調查”案中的地位舉足輕重,尊重調查的取證、控辯等一系列程序對于勝負的影響在很多時候甚至是決定性的。而讓她印象最為深刻的則是中方企業在此次抗辯中的表現。以寶鋼為代表的中方企業,從“337調查”一開始就表現出了堅決反擊的態度以及專業的法律應對措施。

早在2016年4月29日,寶鋼集團就曾發布聲明指美國鋼鐵公司的三項指控“毫無依據”,特別是對于盜用商業秘密的指控,寶鋼方面指其“源于美國鋼鐵公司的無端猜測和主觀臆斷,更是無稽之談”,也呼吁中國政府利用世貿組織規則,采取必要措施,為中國鋼企爭取公平待遇。寶鋼特別指出,在2009年寶鋼即建成了多功能超高強度鋼生產專用線,為寶鋼開發和生產雙相鋼奠定了基礎,并通過了多家汽車主機廠和零部件廠的材料認證。


意義重大的勝利

2017年2月15日,在寶鋼及其律師的努力下,美方被迫提出動議要求撤回商業秘密訴點的指控。2月22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行政法官裁定終止商業秘密訴點的調查。據悉在美國337調查歷史上,這是中國企業首次獲得商業秘密類案件的勝訴。其意義非凡不言而喻。據悉,在美方“337調查”中方勝訴的概率低。數據顯示,在過去已經判決47起“337調查”案件中,中國企業的敗訴率高達60%,遠高于國際平均敗訴率26%。中國企業在商業秘密類“337調查”中除冉瑞雪律師成功和解掉的碎紙機案,尚無勝訴案件。寶鋼此次成功取勝,意義重大。

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專家咨詢組成員、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院教授黃勇認為,美國的反復調查,事實上早已表現出了對中國鋼鐵的極大偏見。美國鋼鐵產業自身的落寞,才是發起調查的最根本原因。因此,中國企業面對“337調查”不要亂了陣腳。具體來說,需要中美律師聯合起來研究、搜集證據,確定抗辯策略,有效進行抗辯;希望中國企業拋棄不愿意打官司的文化心理,積極應訴,通過專業律師的努力,保住自己的市場份額。同時,企業也要吸取教訓,連傳統的鋼鐵企業都遭遇知識產權調查,那么任何企業都必須注重日常的知識產權保護基礎性工作,只有平時注意一點一滴積累,才能在法庭上拿出證據,積極有效抗辯。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曹新明認為,在很多產業領域,美國很多企業都曾指責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多國企業竊取其商業秘密,因此,中國企業需要中美律師聯合起來研究、搜集證據,確定抗辯策略,有效進行抗辯;希望中國企業拋棄不愿意打官司的文化心理,積極應訴,通過專業律師的努力,保住自己的市場份額。同時,企業也要吸取教訓,連傳統的鋼鐵企業都遭遇知識產權調查,那么任何企業都必須注重日常的知識產權保護基礎性工作,只有平時注意一點一滴積累,才能在法庭上拿出證據,積極有效抗辯。中國鋼鐵企業不要抱有僥幸心理,一旦被排擠出美國市場,對整個鋼鐵產業來說都是壞事。


    聲明:本文系本網站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站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nab篮彩 小豚赚钱软件 农村淘宝代购怎么做赚钱 道教靠什么赚钱 多特瑞不赚钱 刷宝红包能赚钱吗 非凡娱乐苹果 北京麻将机 酷屏解锁真的能赚钱吗 做软件的怎么赚钱的 鼎盛彩票群 英雄问答赚钱 适合苹果手机赚钱平台 代购游戏赚钱吗 如意彩票游戏 老公不赚钱靠老婆养家 形容赚钱快的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