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昊揭秘打贏美國“337調查案”始末

2017-04-28 來源:中國青年報

這是一場“螞蟻”和“大象”的對決。

回想從2005年年初開始的那場知識產權官司,上海圣奧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常務副總裁王昊如此形象地比喻。

在他看來,作為全球行業巨頭美國富萊克斯公司好比“大象”,而圣奧當時是一家只有幾千萬元銷售額的民營企業就好比“螞蟻”。讓業界驚訝的是,圣奧與富萊克斯3年的官司,最終的結果是“螞蟻”戰勝了“大象”。

令人始料未及的“337調查案”

橡膠防老劑,又稱“橡膠抗降解劑”,該產品的原有生產工藝伴隨著大量的廢水和廢渣,不但生產成本極高,而且對環境的污染嚴重。自圣奧進入該領域后,以10多項國內外專利,實現了該產品的清潔工藝進程。

這不僅把“洋品牌”全部擠出了中國市場,還出口到國外,改變了國際橡膠防老劑的市場格局。

2005年1月28日,富萊克斯在美國聯邦北俄亥俄地區法院提起的專利侵權訴訟,并于2005年2月23日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申請依據美國關稅法第337條提起的調查要求,指稱圣奧、韓國錦湖及其他有關企業侵犯了其擁有的三項美國專利。

于是,該案又被成為美國橡膠防老劑“337調查案”。

王昊介紹,美國關稅法第337條款主要內容是,為美國國內產業提供強大的、主要以知識產權為手段的貿易救濟措施。如果進口產品甚至下游產品被認為侵犯了原告方合法享有的知識產權,即使沒有造成國內產業的任何實質性損害或者損害威脅,也將受到各種進口到美國的禁止和限制措施。

他認為,富萊克斯的這種做法實際是“壓制競爭對手的一種手段”,“如果我們不去應訴,美國地方法院和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有可能通過簡單的判決,從而限制我們的出口”。

“富萊克斯的行為讓人感覺始料未及。”王昊說,當時圣奧產品在美國的銷售額也就100多萬美元,這個官司到底是否應訴,公司的股東們也有很多分歧,“一個明顯的事實是,如果打這個官司,就是走程序也要一年多的時間,而相關律師費用等則要付出300萬美元至500萬美元。”

但經過股東的討論后,圣奧還是決定打這個看起來并不劃算的官司。

“這涉及到公司的核心技術和公司的名譽。”王昊說,作為一家并不是出口主導型企業,這個官司更大的意義是為整個產業公平競爭而戰。

初裁的失利幾乎令圣奧陷入絕境

就在圣奧集中技術力量全力應對這場國際知識產權紛爭的時候,幾位不看好圣奧發展前景的股東,轉賣了股權、分配了部分利潤后,悄然離開了公司。

“如果官司敗了,我們可能面臨幾千萬美元的賠償。當時中美知識產權對話嚴峻,大多數中國企業都因知識產權的案子敗訴了,那時我們的壓力確實很大。”王昊說,圣奧之所以能走上應訴這條路,和圣奧董事局主席劉婧、圣奧總裁王農躍的力排眾議密切相關。

2005年4月29日,美國俄亥俄州北部地方法院批準圣奧公司等被訴方的抗辯和提議,宣布該案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337調查終裁之前被永久中止審議。與此同時,圣奧分別在中國和韓國針對富萊克斯的專利提出無效申訴。

2005年9月,圣奧法律團隊獲得了富萊克斯538專利存在缺陷的證據,隨后提出該專利不具有可實施性的簡易判決動議。申訴人富萊克斯擔心繼續維持這些指控將對其不利,因此請求撤回該條指控。

2005年10月28日,富萊克斯又確認不再尋求針對下游橡膠產品(包括輪胎、橡膠帶、內胎、橡膠管等產品)的禁止令和排除令救濟。這意味著全球使用圣奧公司橡膠防老劑作為原料而生產的輪胎及其他橡膠制品的生產廠家,可以繼續向美國市場銷售其產品,而不受本次337調查中最終是否侵權或是否發布禁止令和排除令的制約。

為了贏得這場知識產權官司,圣奧國內的律師團隊每天工作到深夜,和美國的律師團隊交流。

令人遺憾的是,2006年2月17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作出了不利于圣奧的初裁判決,該判決認為圣奧公司侵犯了富萊克斯在美國的部分專利。

隨后,美國總統布什簽發了“有限排除令”,禁止圣奧的涉案產品進入美國市場;同時,美國俄亥俄州北部地區法院的審理重新啟動,巨額經濟賠償的危機愈發迫近。

王昊坦言,初裁的失利給圣奧的市場發展帶來很大的阻力,幾乎令公司陷入絕境。

“多數初裁失利的中國企業一般不相信上訴成功的可能,大多數無奈地放棄北美市場,而我們的技術團隊在充分與美國律師分析了各種因素后,決定向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提起上訴。”王昊說,由此,該案也成為2007年中美兩國最受知識產權司法界關注的跨國案例。

打贏官司后向對手發出收購要約

為了打贏官司,王昊和其他公司負責人一起來到美國,與美國最好的10來家律師公司進行了交流,并聘用了最好的律師團隊。

2007年2月,圣奧對該案的終裁結果向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提起了上訴。

與此同時,圣奧也在中國、韓國、歐盟等多個知識產權戰場向對手全面反擊,提起對手專利無效的訴訟。針對富萊克斯這種行為,圣奧的國際戰略合作伙伴——韓國錦湖石化公司,也向美國法庭提出了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的訴訟。

2007年9月,由三位美國聯邦大法官主審的庭辯中,整個法庭連走廊過道,都擠滿了前來旁聽的專業人士。“我感覺這次上訴準備的資料非常充分,律師團隊也很好闡釋了我們的專利技術。”王昊說。

2007年9月,韓國最高法庭宣判,富萊克斯在韓國的專利無效,原告圣奧獲得勝訴。

“最讓圣奧人難忘的是2007年12月21日,這一天我們聘請的美國律師電話告訴我們,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作出裁定,撤銷并駁回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的裁決,明確圣奧并不存在侵權行為。”王昊說,聽到電話的那一刻,他激動地留下了淚水。

隨即富萊克斯向該法院提出陪審員復審和全院聯合審查的申請,今年4月14日,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駁回富萊克斯提出的復審申請,維持2007 年12 月21 日的判決。

這個被王昊稱為“螞蟻”和“大象”對決的真實案例,震動了整個美國專業律師界,也引起了華爾街金融巨擘的關注。

美國凱雷集團從去年開始就正式提出投資圣奧的意向,而隨著雙方談判進程的深入,當劉婧向凱雷集團的創始人比爾·康威提出,“圣奧要求凱雷提供收購富萊克斯的全部3億美金”時,比爾答應了。第二天,圣奧就收到了凱雷集團的正式書面資金保證書。

隨之,圣奧向其最大競爭對手——富萊克斯的唯一母公司Solutia發出了正式的書面收購要約。

或許,明天的圣奧演繹的故事不僅是“螞蟻”戰勝“大象”的故事,而是“蛇吞象”的故事。這對知道圣奧贏得“337調查案”的人們來說,不會感到吃驚。


發表日期:2008年


聲明:本文系本網站編輯轉載,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內容、版權等問題,請與本網站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予以刪除。

nab篮彩